投资的本质:为什么我劝大家要理性投资?

发布时间:2021-03-26丨点击:91次

    当我以巴菲特为师的时候,感觉是由于运气好,才赚了大钱;当我以利佛摩尔为师的时候,感觉我生来就应该赚钱,但却不明就里;当我看了索罗斯的几句话,我豁然开朗,开始触摸到投资的本质。

    随着时间的流逝,股票市场的“噪音”也在不断升级。电视评论员、金融撰稿人、分析师和市场策略师相互倾轧、争风吃醋,意在引起投资者的关注。与此同时,个人投资者还沉迷于聊天室和留言板,被各种可疑甚至是误导性的投资技巧所诱惑。

    但即便如此,投资者还是发现,要在股市上赚钱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有些投资者因为屡败屡战而难以维系。股票价格会毫无理由地飙升,而后又悬崖式地一落千丈,让那些为子女教育和自己退休生活而投资的散户提心吊胆、惊恐万分。这个市场上似乎已看不到任何节奏或理性,唯有愚蠢和疯狂相伴。

    而沃伦·巴菲特的投资智慧和技巧建议则彻底超脱了市场的疯狂。在看似有利于投机者而非投资者的环境中,时间一次又一次地表明,沃伦·巴菲特的投资建议已成为数百万亏损投资者寻求庇护的避风港。


    投资认知的形成

    多年以来,批评家一直认为,巴菲特的个性化投资方法是无法复制的。我并不认同巴菲特的投资方法在强调狂热买卖股票的市场中独一无二,巴菲特的“买入并持有”投资理念也并非反常之举。相反,对那些称只有巴菲特才能兑现“巴菲特投资宗旨”的人,我倒是确有怀疑,因为在我看来,以下三点是可以决定一个人投资成败的:

    1、投资即决策,而决策差异背后的根本是认知水平(“认知是大脑的决策算法”):投资就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下注,投资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在胜率和赔率之间做平衡。一人一世界,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对同一投资机会的认知也分不同的维度,不同维度的认知意味着各自完全不同的胜率选择。

    没有高确定性为前提的高赔率,是赌博。但市场普遍认知到的高确定性,在通常情况下又不可能给你高赔率。所以问题的本质其实是你是否有超越市场大多数人的认知,适时的判断出市场的错误定价,以高胜率去做高赔率的决策。马云所说的,任何一次机会的到来,都必将经历四个阶段:“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也是同样的逻辑。


    2、认知是多维度的:成功的投资需要完整的体系支撑,多维度的认知可以从不同的层面优化你投资体系的胜率和赔率指标。比如对行业和企业经营的认知:行业空间、竞争格局、价值链分布、核心竞争力、增长驱动因素等;交易系统的认知:仓位管理、风险管理等;投资思维的认知:安全边际、复利等。

    当然,不同人在整个体系的不同环节的认知能力是有差异的,需要选择性的修炼边际收益最高的部分,也可以通过团队合作让自己的某一部分优质认知最大程度上发挥价值。

    3、投资很难赚到你不信的那份钱:知道和相信之间有很大的距离,而真正的认知是相信,甚至信仰,我们先看几个数字:
    a、王者荣耀刷遍朋友圈,我相信大部分人都知道,但截止到今天,腾讯股价今年的涨幅是72.3%,涨幅超越绝大多数资产的收益率,而绝大多数人也只是感慨下大腾讯好牛逼啊而已;
    b、相信大多数人通过各种渠道学习了很多关于google、亚马逊、Facebook、苹果、腾讯、阿里巴巴等这些明星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企业文化、商业模式、创始人风格等各方面的知识,都知道他们很牛,但如果把六支股票做一个组合去复盘,过去三年的年化的平均回报也高达百分之好几十;

    这些现象背后移动互联网对人们生活方式、商业模式的深刻改变,新生一代的消费习惯的升级等原因,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但能否真正的从知道到相信,进一步转化为可以投资的认知,则少之又少。


    什么是投资的本质?

    关于投资的本质,我相信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绝对是众说纷纭,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看看那些投资大师们的告诫就能知道,投资的本质无外乎就是那些,我将投资的本质归纳为三点:

    1、我倾向于将“投资”的本质视为“赌博”

    尽管“赌博”一词不好听,而且投资并不完全等同于赌博,但我认为,赌博一词非常接近于投资的本质,而且,能够将投资本质还原为赌博的人,更容易赚钱,更难得亏损。尽管我还是想了一个优雅的词来代替“赌博”一词,那就是“博弈”,但其实我更愿意使用“赌博”。
    “股票”就是一个筹码;“大盘”就是一个赌场;“公司”就是一个道具。
    公司赚钱了,投资人能得到什么?
    公司亏损了,投资人又会失去什么?

    公司本身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甚至分红也不会,分红和送股都是游戏,因为最终要除权,如果市场不填权,对投资人没有任何意义。因此,投资者的盈利并非来自于公司,而是来自于市场。

    “股市就是一个赌场,任何一笔投资,除非是完全确定的套利,否则都是彻底的赌博。”


    2、如果只看到投资是赌博是不够的,还必须看到投资又不完全是赌博

    赌博的时候,骰子朝上还是朝下都是1/2的机会,由老“天”来决定。但公司是一个特殊的骰子,他的朝向在不同时期,朝上或朝下的概率是不同的,有的时候朝上的概率要大,有的时候朝下的概率要大,由“政治、经济、资金、人性、突发事件”等客观和主观因素决定。

    投资的本质是赌博?我又肯定,又否定,摇摆不定,但他们在本质上确实无限接近。

    3、投资的本质是“故事”?股市是一个讲经济故事的地方

    “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经济史的演绎从不基于真实的剧本,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索罗斯的这一论断,让我感觉自己已经无限接近股市的真谛。
    从1000点到6124点,股市讲了一个城市化的故事;
    从6124点到1664点,股市讲了一个次贷危机的故事;
    从1664点到3478点,股市讲了一个四万亿的故事;
    从3478点到1949点,股市在讲谁将为四万亿买单的故事。

    结果是,都不想买,银行不想买单,拼命公布亮丽的业绩,甚至不惜加大现金分红来证明业绩是真的。于是,市场僵住了。


    理性投资备受推崇
    成功的投资者既不会过度悲观,也不会盲目乐观。相反,他们始终保持逻辑思维,理性行动。让巴菲特感到不解的是,太多的投资者习惯于排斥最符合其最大利益的市场(比如暴跌的市场带来的买入良机),但却偏爱始终对他们不利的市场(比如不断上涨的水位让公司的股价越来越贵,优秀的公司普遍失去投资价值和安全边际)。他们在市场价格上涨时欣喜若狂,而在价格下跌时唉声叹气。
    在巴菲特看来,当所有人都开始陷入悲观情绪时,真正的投资者会感到开心,因为他们终于等来了好机会:以打折的价格买入最优秀的公司。他说悲观情绪是“价格走低最常见的原因......我们就是希望在这样的环境里开始投资,这不是因为我们是悲观主义者,而是因为我们喜欢悲观情绪带来的低价买入机会。乐观情绪才是理性买家的真正敌人。”他总是根据市场的总体情绪基调采取行动,“在别人贪婪时让自己恐惧,而在别人恐惧时让自己更贪婪”。


    具备理性气质的投资者,会从价值发现的角度找到投资的良机并在满足目标收益率的时候“下重注”重仓买入。
    理性的投资者会避免跟随羊群无脑行动。投资的过程其实一个寻找其他投资者疏漏或非理性决策机会的过程。2020疫情期间,优秀的好公司在熔断的背景下股价纷纷打折,市场恐慌之际,连巴菲特老人家都说“活久见”,此时理性的投资者需要做的就是果断买入。我们这样做了,当然随后的市场对我们理性的决策也给了一个大大的奖赏。
    芒格认为:投资的核心能力,最重要的能力是保持理性的能力,情绪稳定,面对股价波动始终保持理性。知识与对企业的估值是基础,但前提是你能理解,你能保持理性,情绪稳定。
    但什么是理性呢?芒格进一步解释说,理性就是实事求是。而绝大部分人看世界,是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世界,如果这样,就像通过变形的眼镜看这个世界,有多少知识、耐心都没有用。因为你看到的世界就是脱节的,没有理性的态度,其他都没有用。